驿路枫情-加拿大移民论坛

 找回密码
 注册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扫一扫,访问微社区

驿路枫情h2 驿路枫情h2 驿路枫情h2 驿路枫情h4
楼主: 黑小子

[我的原创] [原创]移民之路(图片故事)

[复制链接]
 楼主| 发表于 2005-11-2 17:43:43 | 显示全部楼层
Post by tissot
是图片太大还是数量太多?谢谢APPLE赶快解决吧,我们等着楼主的图文并茂地写下去呢!要不再修个楼?!

在修个楼?要不就试试?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05-11-2 20:17:01 | 显示全部楼层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05-11-3 08:28:58 | 显示全部楼层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05-11-3 09:02:22 | 显示全部楼层
Post by 黑小子
修楼也没用,图再缓发吧

特殊时期,先传给我!我再试下!谢了。。。

系统很快要升级了。。。以后慢慢都会好的。。。大家辛苦了。。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05-11-3 16:18:08 | 显示全部楼层
书接上回:



快乐是最短暂的情绪,悠长的还是烦恼。

当热闹过后,难耐的寂寞便如影相随。

我们初来蒙城的喜悦之情逐渐的被烦恼、被争执占据了,坏心情一路下跌,似乎难以自拔。

先是国内传来的消息,我们出国的事在单位已沸沸扬扬的传开了,人事处、保卫处四处追踪我们的下落,甚至扬言再不露脸就要将我们除名!我和妻赶紧给各自部门领导打电话解释,信誓旦旦保证近期很快返回。接着就去旅行社改签机票,居然等了半个多月,直到八月底旅行社才回话说可以改签票了,那还有何用?以后的日子着实忐忑不安,在回与不回之间摇摆不定,我和妻的对话越来越激烈,说了许多伤感情的言语,真丧气!

偏偏这时候,女儿又出了问题,她玩气球时,因为气球嘴打了死结她便用牙啃,没想到啃掉了一颗门牙,满嘴是血!慌的我们不知所措,打电话找国内熟识的牙医咨询,人家建议我们赶紧带孩子去医院,娘俩都吓坏了,抱在一起哭做一团,我长吁短叹,心情更是糟透了。好在朋友来了,她带着妻与女儿找了位私人牙医,诊治后告知我们不用担心,女儿在换牙!我们长出了口气。

来蒙城一个多月了,虽然也去四下找机会,得到了许多令人振奋的好消息,但仍没有工作,人民币哪抵的住加元的消耗,口袋一天天瘪了下去,我和妻的脸色也一天天的阴沉下来,坐吃山空的滋味真不好受。女儿依然无忧无虑,只是零食几乎断了,在国内她什么也不馋,买的零食发了酶、生了虫她也吃不完,现在一块面包都能让她啃着手指盯半天,瞧着孩子的表情,我感到羞愧之极,恨不能找个地缝就钻进去。于是,我抛弃了那些抠抠缩缩的想法,女儿要什么我就买什么,不过都是背着她妈暗箱操作。

自己吃食也是节约了又节约,买菜都盯着降价的买,好在每周都有人往门缝里塞那些超市降价信息,到也方便,买的最多的就是九毛九的东西,后来只要进了超市,女儿一看见九毛九字样的标价牌,就会跑来大喊大叫:“爸爸,那有九毛九的东西卖呢!”最便宜的是土豆,有时不到九毛九就能买一大袋。青菜几乎没敢吃,太贵,肉都没那么贵。零食不吃就喝饮料,一块四毛九能买一升装的可乐三瓶,不过是杂牌的。买回来的是洋货,花出去的是人民币,人民币数起来心疼。于是,我自己出门时,在外边吃东西净跑那些一元店,饼干、面包只要是一元的买了就往嘴里塞,渴了就喝直饮水,蒙城两个月我居然减肥成功,减掉了五公斤之多!你说,这叫什么日子?!

接下来,我就开始找工作了。

“蒙城华人网”上有许多招工信息,我隔三差五就去看看,找有没有合适自己的工作。网上发布的工作大都是卖体力的活,在国内基本属于“盲流”的专属职业,我看见有人津津乐道大谈特谈在郊区拔大葱的经验,觉得难以理解,拔大葱如此“低贱”的工作也值得大书特书?妻说我自视清高,那些打工的许多比你学历高,在国内时也比你有出息,你的观念需要转变,你不去打工,那我去!这是要挟,我气的摔门而去。

环境不同了,处境也不同了,在这里我只是个懂得中文的“文盲”,相当于国内的“盲流”,其实根本就是“盲流”,我不就是盲目的流窜到蒙城的吗?那还有什么是不能释怀的,还有什么是不能做的?我终于拿起了电话,应聘一家中餐馆帮厨的工作,对方问我以前在餐馆做过吗?我说没有,对方很客气的回说,我们需要有经验的人,后厨有些东西你可能接受不了,对不起。我的第一次找工流产了。不过那人说的一句话令我百思不得其解,后厨会有什么东西我接受不了?不就是炒菜、做饭吗,还会有什么?难道这是一家黑店,卖的是人肉馒头?

中文报纸让我眼前一亮,报社美编是个不错的职业,也与我比较接近,而且我大学毕业的时候差点就进了一家报社当美编,说干就干,我给蒙城五家华人报社打了电话,有三家同意我去送简历,有一家直接约我面谈!我们全家都被这个消息所振奋,又勾画起美好的未来了。毕竟是刚来的菜鸟,对一切机会都期望太高,失望降临的时候,便觉得难以承受。

我恶补了一番美编课程,又制作了一些电脑美术作品,信心百倍的前往康克迪亚白求恩塑像广场后的一家咖啡馆赴约。报社社长年纪与我不相上下,是个湖北人,这是我在蒙城遇到的第三个湖北人。聊起来后,我就觉得有些不对头,那社长总显得一副漫不经心的样子,颇令我感到不快。他问我对他们出的报纸有什么看法,说实话,他们的报纸太滥,跟国内那些专出花边新闻的小报一个模样,俗不可耐。我也不客气,直言不讳,当然在用词上没有那么激烈而已。谈了半天,他问我,你做文字工作如何,我说,应该没问题。他又问我,排版印刷呢?我疑惑了,这不是工人干的吗?便勉强说到,那也没什么难的。他又接着问我,报纸销售能干吗?我心里不由得冒火,TMD,怎么一样不如一样,最后变成卖报纸的了!我强压心头火,说自己没做过恐怕做不好。最后,他到挺客气,说再与我联系,就这么完了。

同样,那三家报社自从我投了简历后,也是泥牛入海,杳无音讯了。

找工受挫,只得闷在房间里,百无聊赖中我玩起了电脑游戏,在虚拟世界里往来冲杀,还真获得了些许的快意满足,回到现实,只有颓废。妻火了,指责我玩物丧志,结果两人又免不了一番唇枪舌剑。

这时一位朋友提供了一个信息,说有一个生产瓶子的工厂正在招人,是支票工,一小时薪水七块五。妻便怂恿我去,我犹豫了几天,最后勉强同意去试一试。没想到,来蒙城后身份直线下降,最终沦落为靠卖体力生存的“捞仔”了。

先去一个叫“YOTT”的中介挂号,拿到工作卡与工作表后,他们要求当天下午三点便上工,干到晚上11点30分。

我语言不行,多少有些发怵,好在认识了一位同样来找工的东北同胞,我们就这样搭了伴。

我开始在加拿大正式工作了,尽管疑虑重重,负担累累,毕竟要挣加元了,想到也许我可以领着妻与女儿去一家餐馆美美的吃一顿,我就有了劲。我安慰自己就当是体验生活吧,不是经常听到来海外的人说打工的事吗,既来之则安之,天生我材必有用嘛,干了!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05-11-3 19:05:04 | 显示全部楼层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05-11-3 19:54:21 | 显示全部楼层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05-11-3 21:45:14 | 显示全部楼层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05-11-3 22:16:15 | 显示全部楼层
从游者到打工族,身份的变化非常的快,楼主适应力真的厉害!
楼主提供的照片,俺尤其喜欢!
不过俺早已做好先去打累脖工的准备了!一步一步来嘛!
先学好外语吧,突飞猛进!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05-11-4 21:43:52 | 显示全部楼层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05-11-5 19:12:31 | 显示全部楼层
书接上回:


“labour”这个词似乎专门为方便中文记忆而造的,那么巧合竟然就是“累脖工”,第一个

发现者和使用者真是个天才!


我在蒙城的的第一份工作就是“累脖工”,似乎大多数人都有这种经历。在蒙城认识的朋友

几乎都干过,听说有的人来了几年了还在干,似乎上了瘾,把自己整个毁了!我初听此言,

就不以为然,这破工作还有人上瘾?又怎么会连人都毁了呢?谁知自己干了后,才知道,真

是如此!

你说说咋就那么寸,介绍工作的中介偏偏又叫个“摇头”(YOTT)!摇头不就是累脖子嘛!

连摇个头都累,何况是干体力活。

“摇头”的工作人员中有个大胖子中年人,那个胖啊,感觉就是一堆什么东西堵在窗口,没

个人形,只不过顶上冒个人头而已。但他人挺好,很风趣,和谁都露着笑脸,还不断的与人

说笑话,逗的那些来找工的人哈哈大笑。

我们一共五个人被“摇头”录用,其中一个黑人,一个印度老头,一个墨西哥人,另两位就

是东北哥们与在下了。那印度老头瘦瘦小小,有六十岁了,与“圣雄”甘地长的非常相象,

一副先天发育不足、后天营养不良的苦难样,他能干什么活?在国内早被用人单位一脚踢出

门了。那黑人年纪不大似乎是个中学生,要不就是刚上大学的学生,一身打扮就是大街上常

见的那种包着头带着太阳帽、耳朵穿空带着耳钉、身上里三层外三层套着长长短短的圆领

衫、遮着屁股拖至腿弯、脚穿硕大篮球鞋的典型黑人青少年的衣着,哪里象去干活,更象又

去参加什么聚会进行捣乱的不良分子。墨西哥人是中年人,呆头呆脑,一看就知没什么文

化,也不像长期干体力活的人。东北哥们同样是瘦瘦弱弱的,但个头挺高,有一米八了,说

话慢声满气,是个书生。我也是一副养尊处优的样子,在别人眼里肯定编的也不是什么好

词。就是这样一群“乌合之众”,被“摇头”派车送进了工厂。


工厂是个瓶子厂,不是生产瓶子的,而是将各类瓶子进行消毒清洗后,打上标识图案,装箱

以备储物之用,其实就是给瓶子贴商标。瓶子的种类五花八门,酒瓶、饮料瓶、香水瓶、调

味瓶等等什么类型的都有。瓶厂的名字没记住,位置挺远,在蒙城西边,路过机场。从我的

住处坐地铁再换乘巴士,一趟要走一个半小时。工厂周围除了工厂还是工厂,没有卖吃的地

方,每天还得自己带饭。

这里的工厂都没有围墙,也不见有什么保安之类的人巡逻,人们可以自由穿行,因此不熟悉

的人很难区分哪个厂房是哪家的。我们干活的瓶厂不大不小,厂房呈“U”形分布,厂前就

是巴士站,到也方便。

我们先被领进了休息室,休息室很干净,分成了两间,一间做吸烟区使用,另一间是无烟

区,别看来这里工作的大都是没什么文化的人,却都很讲公共道德,绝对没人会在无烟区抽

烟,而且也没人脱了鞋在那儿大搓臭脚,更无人肆无忌惮的大吵大闹,你不得不赞叹,真是

个文明社会!休息室里有冰箱,有微波炉,有橱柜,均为免费使用,还有自动售卖机,真的

是考虑周全,国内的打工仔如果能在这样的工厂工作还不幸福死!

开始工作了。

工头是个黑人,很精干,就是老皱着个眉头,都拧成了圪塔,似乎谁欠他钱老不还似的。我

被分到清洗消毒瓶子的流水线上干活,主要是塞瓶塞。瓶子在清洗消毒前为防止清洗液流进

瓶子里,就必须将瓶口封住,而且也为了便于机器将瓶子提走,便用塑胶瓶塞来封口,瓶塞

直径与瓶口差不多,长有十公分。我听他们管那瓶塞叫“不香”,也不知是英语还是法语。

每当身边筐里的瓶塞用完了,都会有人大声喊着要“不香”,我觉得发音怪怪的,不肯出声

。有一回黑人工头走到我身边逼着我也喊,他不断“speak!speak!”的催我,我急了大吼

一声:“不行!”惹的车间里的人哄堂大笑,有几个促狭鬼更常拿这事取乐,每次见了都学

着我的口音喊“不行”,别人自然又是一阵大笑,我拿这些爱开玩笑的西人也没办法。

一开始我还觉得挺幸运,捡了个塞瓶塞的轻松活!看着那东北哥们费力的搬运满箱的瓶子,

还挺得意,谁知一个小时以后,就不行了。在流水线工作人就像个机器,一刻也不能停息,

看过卓别林的电影《摩登时代》吗,电影中对流水线工作的描述,虽夸张,却真实。我现在

就是这样,随着两只手上下不断翻飞,重复了千遍万遍,两手臂开始越来越沉重,手指也越

来越不听使唤,渐渐的开始麻木了。

终于到了休息时间,下来时,腿都在哆嗦,骨头都软了。

工作时,中间休息三次,前后两次休息15分钟,中间休息半小时,我感觉这个休息时间安

排的很科学,每次都是到了身体达到极限快撑不住时,正好休息,当然也可能是心理作用。

我是干着活眼不断瞄墙上挂的时钟,计算着还有多久就休息了,挺没出息的。

一直熬到晚上11点半下班,我才疲惫不堪的回到住处。累是累,却依然亢奋,怎么也无法

入睡,一闭上眼迷迷糊糊中只觉得眼前有无数双手拿着瓶塞在挥舞,快成“职业病”了。

60块钱,是我挣到的第一笔加元,真正意义的血汗钱,这一天是2005年8月22日,星期

一。

第二天,浑身酸痛,手臂都抬不起来了,我是咬着牙硬撑着去的。东北哥们也撑不住了,问

我明天还来吗,如果不来,那他也不去了。我说干都干了,再坚持几天吧,我生怕他打退堂

鼓,那样我连个翻译都没了。再说有个同胞在,咱心里也硬气点呵。终于说服了他,他表示

干到周四就不干了。

做工的还是黑人多,占了百分之六十,有几个家伙非常蛮横,明显喜欢欺负人。有个黑汉在

上班前就占据了我的岗位,大概他觉得我干的活轻松吧,硬要挤走我。我有些气馁,那黑鬼

人高马大,象个黑塔,我肯定弄不过他,但再怵咱也不能示弱,我坚持不让。黑人工头过

来,才把那家伙指派到别处去了,那黑鬼狠狠瞪了我一眼,我嘴里嘟囔了一句“操你妈”!

到第四天时,就听说上早班的一个中国人被一黑人打了,而且伤的不轻,网上也传的沸沸扬

扬,我和东北哥们义愤填膺,东北哥们说:“TMD,这小子真窝囊,那黑鬼动我试试,看

我不用瓶子削他!”


这里的工作还是相当艰苦的,能坚持下来着实不易,我们同来的五人,第一个“逃走”的是

那个黑人学生,才干了一天,我看他直翻白眼,就知道他不行了。然后是印度老头,干了三

天。墨西哥人和东北哥们干到第四天,都“finish”了,我一直坚持到第五天,挣了300加

元。

其实,第三天以后,我就基本适应了,而且越干越有劲,工作结束后,就产生了继续再干的

想法,这种适应是很可怕的,有些人就是掉进了这个怪圈不能自拔,对这种工作产生了依

赖,缺钱了就随便找个工干几天,进取心被逐渐的消磨掉了,混到这种程度还不是“毁了自

己”又是什么?

适当干干可以,千万不要掉进去,我们这些新移民基本都不年轻了,耗不起时日啊。

评分

参与人数 5财富 +21 收起 理由
lincoln + 5
莫奈的日出 + 3
grant + 5 虽然是老贴,但是讲的深入
xixibeibei + 3
mimidou + 5 精品文章

查看全部评分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05-11-5 21:52:08 | 显示全部楼层
累膊工就是劳力不劳心,混日子倒是可以。
继续!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05-11-6 01:19:39 | 显示全部楼层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05-11-6 12:15:38 | 显示全部楼层
黑小子说的这个工厂名叫“SERIGRAPHIE,RICHFORD” 地址是:111 MANFRED,STE CLAIRE, 坐202 或216公交车可以到,人称这是蒙特利尔四大恶厂之一(其他三个厂是:钢铁厂,电镀厂,涂料厂),如果你从那里干过了,就算累脖毕业了,你再到其他厂去干,就感觉自己象“白领”一样,呵呵
不过那里的工资应该是9$/小时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05-11-7 08:47:20 | 显示全部楼层
Post by 大海
黑小子说的这个工厂名叫“SERIGRAPHIE,RICHFORD” 地址是:111 MANFRED,STE CLAIRE, 坐202 或216公交车可以到,人称这是蒙特利尔四大恶厂之一(其他三个厂是:钢铁厂,电镀厂,涂料厂),如果你从那里干过了,就算累脖毕业了,你再到其他厂去干,就感觉自己象“白领”一样,呵呵
不过那里的工资应该是9$/小时

对,大海兄补充的好,不过工资应该是9$/小时吗?怎么给我开的只有7.5$/小时?这个名叫“yott”的中介真他妈黑!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05-11-7 11:29:47 | 显示全部楼层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05-11-7 12:58:22 | 显示全部楼层
每当身边筐里的瓶塞用完了,都会有人大声喊着要“不香”,我觉得发音怪怪的,不肯出声

。有一回黑人工头走到我身边逼着我也喊,他不断“speak!speak!”的催我,我急了大吼

一声:“不行!”惹的车间里的人哄堂大笑,有几个促狭鬼更常拿这事取乐,每次见了都学

着我的口音喊“不行”,别人自然又是一阵大笑,我拿这些爱开玩笑的西人也没办法。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05-11-7 13:49:46 | 显示全部楼层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05-11-7 22:05:55 | 显示全部楼层
"你说说咋就那么寸,介绍工作的中介偏偏又叫个“摇头”(YOTT)!摇头不就是累脖子嘛!"

你真有意思啊!

可是为什么不接着画画呢?18年的功底,先这样去做累脖了.
本来俺也想去蒙城学画,看来先放着以后做了...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05-11-10 05:36:58 | 显示全部楼层
你以为画画这么容易?更文化有关联的工作比工程师工作更难的多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小黑屋|手机版|Archiver|驿路枫情加拿大华人网

GMT+8, 2019-2-23 04:05 , Processed in 0.099472 second(s), 9 queries , Gzip On, APC On.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